熬不了夜

=风信子

12T/美好世界/脑叶公司/王kibo/窪海/ALLmanba

你敢日我的lof我就打爆你的狗头
特别是以前的aph

唯一雷点cp是,边维。

本写双坑注意避雷。

FF14休闲玩家 坐标萌芽池


「我不是妖怪,也不是神祗。
我是……顏書齊。」

今日BGM
~天晴大鯰音頭~


先放左上右上左下右下护法伪造出与tag无关的景象吓退一些人(诶


我其实挺少放游戏截图的,但是诗人组这对太真了,真到我流泪。


我是诗人职业任务视频通关选手,嘴上说这对我死磕到底其实今天才52级(....)


接了50级职业任务,预想中一样碰到了这位嫩小伙

我:他好嫩啊(变态发言)

朋友:???怎么跟我见的不一样

我:滤镜,照亮你的美


桑松是超有礼貌的好小伙子,一出来就和和气气的对光呆问好+流露好感,本光之跑腿超爽der。



因为我是拉拉肥,所以凑近说话的时候,桑松得低头看着光呆,但是军队衣服遮住嘴巴了wwww加上人男纯真的眼神真的很恶意卖萌wwww


然后是喜闻乐见的吉德洛出场

因为进了动画才发现他是在这里面初登场的

本光之痴汉立断关闭游戏窗口

ff14启动!

最高画质设定变更!

Reshade开启!


...


...


...




......


对不起按错时机了



(请各位吉德洛沼友自动过滤莫古力)

我:他好帅啊(痴汉发言)

然后朋友さん就没有回复了wwwwwwww

没有回复了wwwwwwwww



所以你们这种情侣吵架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滚床上去和好啦!!

(诶



带着一脸姨母笑(光 之 战 士 人 设 崩 坏)我继续把剧情点过去了






然后收获了两张回想cg(f f 1 4 g a l 说)


没事小情侣的感情历程总是跌宕起伏的嘛我懂得。


在英雄救美(母 肥 双 性 说)之后



我:???你们怎么背着我就结婚了(cp滤镜过载过热警告)





一边吼着我不吃狗粮一边笑着拍结婚照的光战是屑(笑)



这里增加real度

原本想拍的是并肩的感觉

但是看到桑松低头看光呆的样子超可爱决定还是拍偷瞄

然鹅

进入观景模式卡出桑松偷瞄吉德洛的动作之后,才发现吉德洛根本不用卡动作


因为这人无法选中但是是真真的在瞄桑松




看图说话


狗粮真香


50级之前的好导师让泰尔在我们三人(ん?)启程前送了一句话


诗人组 isssss reallllll————~!!!!(破音)




到了雪都,换了衣服,情侣款,很真(强行)


为什么你们换衣服比光呆换幻化换的还勤

但是吉德洛这个挑染,是真的骚,还和背景色调配得要死

.......kuso这个充满魅力的男精


光呆被库尔扎斯的寒风吹得被嘴里的狗粮噎住了,耻辱下线。(别信)


顺便附上风情怪2hit




貌似刷屏了ww真诚致歉www

不过这位迷之人物真能打啊wwww

*不知道是什么的世界观,本写本无差。

*极度自我意识流。

*BGM:ひとつ、さよなら

——

突然地,山姥切长义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孩子。

他有与自己之极为相似的东西,无论是笑起时眼角翘起的弧度,是仰起头时面颊的流线。

还是眷恋夏日开放的紫阳花,享受没过脚踝的澈底溪水。

他喜欢这些东西,小孩子的碧绿的眼睛会弯成很可爱的角度,然而连这样都盛不住快要溢出的小小的欢喜,抿着嘴,瞧着枝上的鸟儿梳羽。

但是这样的笑颜,小孩子从来不会给山姥切长义看到。

唤来叫不出名字的小孩,他放下持着的架子,递出去一包金平糖。

糖被用很讲究的纸包裹了起来,细细的红绳系在上面,打了个结扣。

”送你的,星星。“

这是他一时兴起,从仓库里不知名角落翻找出来的,在一大堆刀剑,木材堆积着的之中,唯一的,带着孩子味的东西。

不用心的礼物,想交换的是,他经常露出的笑。

”不是星星,这是,金平糖......“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扭着秀气的眉头,小孩子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但一定没有笑。用力的揪着衣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就在小声吐出这句话后,金色的发尾一闪而过,就和人一起躲进鸟鸣着的,山的深处了。

山姥切长义本就算不上什么好脾气,自认也伺候不起小孩子的习性,索性又把那包金平糖丢回了仓库,老地方,老位置。

那个让他很在意的笑不是他活着的必须品,没有也无所谓,没有也不影响。

完全无所谓。


今夜他盘腿靠在拉门上,连闭上眼小憩一会都不想去干。

他碧蓝的眼所望的方向是山林。

待到清明的月携着光洒在他的身侧,林中便传出了笛声。

不断,不续,是一首叫不上来名字的曲。

与月光,与他的发,是相同的色彩,但这笛声使他疑心听众只有一个自己。

他对他的一切全无了解,但就是如此笃定这笛声来自他。不然还能是那出没不定的天狗?

放纵自己,纵使他不需要睡眠,但还是抑制不住的闭上眼睛,把自己也投进这笛声中。

他很清醒,虽然闭上眼睛,但他依旧感受得到风的流动。

但是就在月亮停在无云空中的某一点的一刹那,笛声戛然而止,风停了,流着的血也停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后了。

清晨的阳光尚且刺眼,不自觉的伸手去挡,但还是漏过了一缕的放肆。

就和他曾经度过的无数个日子之后一样,属于他的一切完全没变。

除了那座山里已经找不到紫阳花了,仓库里的金平糖也不见了,那个夏日也被丢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外貌成长到与他相同年纪的青年。

”呀。“

眉眼相似到再找不出第二个的程度,就连年长者也吃了一惊。

”好久不见啊。“

”现在能为我而笑了吗?“

青年不说话,只是摇头,他的金发在阳光下摆动,映出的光在对方蓝色的眼睛里。

风又开始吹起来了,风铃在响,树也在响。

不再是畏手畏脚的小孩,平视着对方,视线交接,抿着的唇张开又合上,说了什么。

但他不去听。


”你可以走了。“

或许只是厌烦了相似的脸,或者那一成不变的阴沉的性格。

这么说出口,镀着金的他就离开了,消失在晨茗里或者漏尽里,反正他没有去送,合理的想象干净利落,不留一丝存在痕迹。

漫长到不正常的几天过去了,山姥切长义才意识到:他真的不见了。

巨大的岩山会碎成石头,石头会被吹成砂砾,砂砾会被海所侵蚀,但它存在,以各种形态,却无论如何都还在这世上。

鱼知道海里溶过的多少砂,这不一样,他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

不是”他把他忘记了。“

而是”他把他抹去了。“

明该是简单明了的词汇,在此处却意外的让人晦涩难懂。

”你懂吗??!他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不懂。

”你该不会准备演一出失去时才懂得珍惜的戏吧。“

我不会。

”那你在干什么。“

跪伏在地上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自己,或者是他。

猛地张开眼睛,干扰视线的毫无疑问是泪,但他绝不会认。

纯白的不属于任何地方自然也不能被泪模糊,一闭眼,它就不见了,但它真真切切的还在,碰得到,抓得到。

”可恶啊...“

他紧紧攥住胸前的披风,彻底失去支撑点倒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拼尽全身力气想要爬起来拿住自己的刀,将这乱七八糟萦绕在他身上的什么东西斩断。

他有什么做不到的?

多了去了。

他既不能让凋谢的花重新开放,也不能让破碎的金平糖恢复原样,留不住夏,留不住他。

多了去了。

——

玩一下改图,和


捏正脸网站在这里


其实我是本写双坑


有没有研究如何与检察官进行深入情感交流的讨论组


。我上完课回来了 完全不敢看微博和标签

#授权翻译# #召黑#

已利用投票驱逐了两名队员。

——

没有周而复始更新看我要死了.jpg

于是火速翻了这个短篇

但是文本还是很多,嵌字好累

但是这次我没要错授权,泪了

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翻译禁止转出LOFTER

作者推特

 

 

 

 

 

 

Ps.原作者有写召黑两人的详细设定,包括名字,但是长文本翻译无力,图中名字原文以职业简称方式翻译。而且考虑到部分人对职业私设的看法,どくらべ桑的所有作品翻译只会打【召黑】TAG。

 

图源夫人今天刚发的视频,这张动图笑死我了

卜知道有没有这种野🐔,先说一句,喜欢埃德蒙的张这个游戏主播的🐔可以取关我辽👊👊👊

*召黑。
*黑魔炸了召唤的火bb。(强行前行提要)
*是全年龄的相爱相杀版本。

——




窄小的窗户被设计者置于靠近天花板的高墙上。





幸好夏日里利姆萨·罗敏萨的太阳和有沙之都称呼的乌尔达哈比起来毫不逊色。金耀的阳光在没有灯光的照亮的漆黑屋子里,束成一股光带,直直透过已经沾上脏污的玻璃板,垂至水泥的地板上。





灰尘被门打开带起的风扫到那束光下,漫无目的地飘忽着,一眨眼又隐于光照不到的黑暗里了。




借着光,可粗略的看出房内的布置,木箱堆积在房间的角落,用不符大小的草布略略盖住,而被草绳捆住手脚的黑魔以一个屈辱的姿势挤在木箱之间的空隙中,动弹不得。




他的头靠在盖上草布的木箱侧面,好减轻身体与粗劣人工制品直接接触产生的不适感,半阖着眼皮,身边的以太气息已经远不如他平时行动时浓郁。





这样被囚在昏暗的屋里,手被反捆在背后,由于不可避免的挣扎,草绳已经磨红了黑魔手腕周围的皮肤,双腿也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下十个小时,再加上两天的无水无粮,纵使是黑魔这样生来性子像头倔驴,绝不会说出服输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再这样继续下去,他就快举白旗了。又何谈和将他囚禁起来的人玩消耗耐心的战役。







木门的门轴明显是锈掉了许久且无人修理,才发出如此刺耳的摩擦声,得要来人扶住门板随着他转动,才能不使它罢工。







推开门的人自然与将黑魔关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划上了等号。






直至召唤走到黑魔跟前,对方也没有撑开眼皮给他一个眼色过,只是抿着嘴,这已经是凭他现在的状态能绷出的最不失平日风范的表情。








即使他现在已经无法对立在他面前,沉默地俯视他的召唤做出任何抵抗。






地面传来一声闷响,那是召唤挂在腰侧的召唤书脊与地面碰撞产生的声音,空气重归静寂的几秒后,火焰升起的呼呼声又打破了停滞不前的场面。







黑魔的脑子从来没有停下来过,他总是忍不住去联想其与环境的关联和后果。闭着眼睛不仅是阻止无意义的脑力消耗,而且其他感官也被放大了无数倍,他对这火焰燃烧的声音无比熟悉,那是蛮神之灵被召唤出来的预告,是召唤即将与自己正面对峙的信号。








未等召唤开口,黑魔就睁开了眼睛,由于侧跪坐着的姿势,他不得不斜着眼睛将质疑的视线投向召唤,而对方只是微微一怔,便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啊啊,没想到啊,黑魔法师大人,在不吃不喝的两天后,居然还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对吧?是不是正在想要如何将我杀掉呢?我可是非常期待你的计划。”







“但——是——啊——,你那依旧游刃有余的神情还是让我很讨厌呢。”








一动不动的,黑魔死死盯着一个人激情澎湃唱着独角戏的召唤,直到伊芙利特之灵遵循召唤的手势,缓缓的飘到了黑魔的面前,近到他的鼻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伊芙利特身上围绕的火焰的灼烧感。








因为火焰的温度,又或是内心的抗拒,黑魔的鼻尖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所以,我们来比吧,是他先烧上你的头发。






召唤伸出手,指尖先一步触上黑魔的脸,然后将掌心贴在脸颊上,继续向前,五指插入他留得不算深的黑发。






“还是你先想出逃脱的办法。”






另一只手摸上了黑魔僵硬的手臂,不由分说的紧紧掐住他绷紧的小臂。反剪在身后的手臂原本已经失去了知觉,被召唤这么一捏,已经消失的酸痛感与此同时一并袭来。







“请让我看到你不知所措的表情吧,黑魔法师大人。”





屋子里的以太浓度正在逐渐上升,为了最大程度的阻挠黑魔这个操纵以太方面的天才逃脱,他早已将屋里,甚至相邻的房间里所有有可能被黑魔利用其中残留的以太逃脱的物品撤进了地下室,自然,这不是召唤搞的鬼。






“...怎么可能如你所愿。”






——

是どくらべ桑家的召黑, 由于眼瞎要错了授权只能先把这一张发出来了,相当于半个未授权所以不打大TAG也不准备发wb,请磕召黑的各位容忍我完全没有日语基础的翻译和烂的像狗屎的嵌字将就啃啃粮(...

作者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