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不了夜

=风信子

12T/美好世界/王kibo/窪海/Wmanba

只要你日我的lof 你🐴今晚必死

边维天雷,你喜欢和我没关系但是不要在我这里跳脚。

本写本双坑 南泉长义绝美塑料情 注意避雷。

FF14月读狗玩家 坐标萌芽池

诚信吃一选手。

「我不是妖怪,也不是神祗。
我是……顏書齊。」

今日BGM
~天晴大鯰音頭~

论冬天要想取暖有猫的重要性

*南泉长义。


*冬天来了,听说猫的体温比人体温度更高(诶) 


——




  1. 



“都冬天了,身上穿的还是这件出阵服,真是不怕冷啊斩猫君。”   


 




“明明没有很冷吧喵,倒是你穿着的运动服明明看起来挺厚的却还是喜欢钻被炉是为什么啊喵。”





  “只有先从被炉里出来的人才有资格这样说教我哦。”  





山姥切长义,前时政公务员。被不务正业带着一大堆刀男去逛庙会的审神者硬塞了一大堆新年第一堆文件的他,时过三个月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秃头社畜生活。 





虽然嘴上嫌弃,但他对这份临时差事也不是特别讨厌。除了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之外。他也过了对人类社会的种种习俗感到好奇和探究的时候,春节庙会之流的活动,不算公费旅行,他私底下也是被同事拖出去玩了几番的,自然对审神者新组建的活动提不上多大兴趣。 





但是新春初始就一个人被丢在本丸里批改文件,就算是山姥切这种习惯独来独往之流也不免感到一丝丝凄惨。 





于是他打算拉个垫背的人陪他一起改完这堆文件。





找谁呢?他与长船派的一行虽然在刀剑流派上有所关联,但关系也仅仅局限于偶遇时的点头致意和谦信景光偶尔递给他的一颗梅干而已。伪物君和他的脑筋兄弟非常自然地也不在考虑范围内。其他的刃要不就是不熟要不就是有结伴而行的人选了自己也不好主动去打搅。 





这么想了一圈的山姥切才恍然大悟: 





“自己在这个本丸里根本没有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刃啊...!!!”





 

当然这么有损他形象的话当然是不会心直口快的脱口而出来证明他一个人其实很寂寞。山姥切维持着脸上的标志性笑容,喊住了换好出阵服要跟着审神者领着的大部队一起出门看庙会的南泉一文字。





美名其曰“毕竟是待过同一个美术馆的刃,而且你也没同刀派的兄弟一起去,一个人孤零零在其乐融融的大家中间很尴尬吧,不过有我陪你待在本丸呢怎么样我挺贴心的吧。” 





审神者也不知道是真被唬过去了还是确实同情一把刃的本丸和当初一把刃聚乐第太过要素太过相似,大手一挥把自己和一众刀男传送走了,留下了张着嘴巴还没反应过来审神者把自己卖了的南泉一把刃和笑着的山姥切。





“山姥切...!!!!你!!我今天绝对要和你决出个生死喵!!!” 





“嘛,要去庙会的话,明年也可以的吧,非要今年去吗?”




 

“而且啊,你不觉得这么冷的天还要出门简直是脑子冻坏了才会做出的决定吗,审神者的房间里有被炉哦。” 





听到被炉两个字眼的南泉一文字眼神发光,出阵服都忘了换下,便跟着山姥切去蹭审神者房间的被炉去了,顺带帮双手空空只拿了几颗柑橘的山姥切抱了一摞文件。 




2. 




“...在被炉里办公能提高工作效率,从来没有做过近侍帮忙处理资料的刃没资格评价我吧。”  




 

正舒舒服服把半个身子埋在被炉里面,整颗脑袋搁在桌面上,背上还披着从南泉手里强制征收过来的对方的内番服外套,完全抛弃形象的山姥切长义脑袋旁边桌面上的文件和笔明明自从来到这个房间就完全没动过位置。却相当心安理得地眯着眼睛说出这番话。





“既然是来办公的那就给我好好看着文件啊喵。”





盘腿坐在山姥切对面的南泉看着他这副抛弃优雅人设的姿势不禁吐槽。






“这么冷的天还让刃把手从被炉里伸出来握住冷冰冰的钢笔,你是准备对我施什么酷刑吗斩猫君?” 






虽然这么说着,但山姥切还是把手伸出来坐正拿起第一份文件,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却死活不肯去碰安安静静躺在桌子上的钢笔。把这些全都看在眼里的南泉叹了一口气,探身去拿钢笔,双手握着钢笔杆一会之后,把他还给了山姥切。 






“呜哇还真是不坦率喵。喏,给你。”





     

“虽然没有那么冻手了,但是自己握着的钢笔上的温度来自于别人这么一想果然还是有点奇怪。” 






山姥切接过笔,写了几个字后如是评价。 






“那就别用啊喵。”






3. 





虽然有怕冷这一debuff的削弱,但是认真批改公文起来的山姥切的效率还是十分让人惊叹的。知道对方拉自己过来也并不是为了在改公文时有个唠嗑的伴,南泉伸手去拿刚才山姥切拿过来的柑橘,才剥了两个,对面的刃就已经批完摞着的一半了。 





山姥切长义放下笔,把已经快从背上掉下去的白色外套向上扯了扯,又把握笔的那只手伸回暖炉里回温,等了一会又重新执笔开始处理文件。这一切都被南泉一文字看在眼中。     





“真的有这么冷吗...?我看看喵...”






南泉冷不丁的从对面移到山姥切的左边,把他空闲的一只手从被炉里拖出来,然后握上。 






“不对吧明明刚从被炉里出来为什么手还是这么冷喵。”






“斩猫君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天生体寒的体质吗。”





这么漫不经心回应着的山姥切长义又放下了另一只手上的笔,自然地歪着身子去摸南泉一文字出阵服上露出的一大块腹部的皮肤,身上披着的白色外套也从而滑落下来。





“喵....!!山姥切!!我的肚子!!”    




 

冷冰冰的皮质手套贴在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好受,南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一抖,发出一声惨叫。意识到对方的体温可能比一般的刀剑男士都要高,山姥切更加变本加厉地把南泉握住的那只手抽出来,一齐放在对方的肚子上。






“出乎意料地暖和呢斩猫君。”   





“你其实不是猫,是暖炉对吧,暖炉。”





“那你肯定也不是刃,其实是魔鬼吧...??魔鬼啊喵...”






“呵呵,那你猜猜看?”






山姥切露出一个胜利意味的笑容,让南泉替忙着取暖腾不出手的自己喂了一瓣柑橘。






反而像自己在伺候主子一样。南泉一文字叹了一口气,终于是看在对方批改公文辛苦的份上伸手去捞掉在他身后的外套,重新给他披上。






——


所以这对的中文名字该叫什么

怎么看都是にゃんちょぎ更可爱一点(被揍)

我是不是中文圈里第一个写这对的 南泉长义太长了 可以简称南长吗



好那就叫南长了(草)

*是南泉长义。

*我求大家都来吃一口nyanchougi。

——

南泉一文字被猫所诅咒了——因为那个南泉斩猫的传说,本丸的大家也都听他说过这件事,至于听过的人信不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因为练度还不足以出阵的缘故,午后暖洋洋的时光早已被他用在廊下睡觉来消磨,一连几天,只要是路过的刀剑男士,都能在同一个地方看见穿着内番服,大张着四肢,像猫一样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声音疑似在打呼的南泉一文字。



今天也不例外——原本该是这样的。



对已经昏昏沉沉去与周公约会的南泉来说,审神者从现世那一边抱回好几只猫,美名其曰把本丸充当一下临时动物收容所的事,他算是毫不知情了。



等到其中的一只小白猫混入五虎退的五只小老虎里,被满脸惊慌的短刀抱起交给一期一振时,压切长谷部才知道审神者又一次违反了时政规定。



他刚训完毫无悔改之意的审神者要往锻刀室的方向走,嘴边还不断念叨着“明明前几天审神者才对我说过比起猫更喜欢狗,如果这也是主命...”,一边绕过了躺在地上的,被埋没在同样进入午睡模式的猫群之中的,南泉一文字。



压切长谷部承认:他也不是那么讨厌猫。



一边感叹着“这场景可千万不能被明明没有很多接触但是关系意外挺不错的大俱利伽罗看见”一边加紧了去锻刀室的步伐,只留下了午睡中的一刀一群猫。



但南泉一文字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很憋屈,以往的梦境里不是充满了软绵绵的棉花就是一堆一堆的猫薄荷,连醒来都是那么恋恋不舍。可是今天他在梦中却被一块大石压住,连眼睛都睁不开,自然也不用说翻身了,竭尽全力想醒来的他只有意识还能控制,身体仿佛被断开了神经一般动弹不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连呼吸都逐渐变得困难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鬼压床”...!!?



然而他不是什么神刀也不是什么斩妖刀,只是一把斩过猫的普普通通的刀罢了,难道是猫的灵魂前来寻仇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有没有路过的斩妖刀来救救我喵——!!



在心底无声地呐喊着,就像是上天听到了他心底的愿望似的,随着鼻子上拂过一阵绒毛的触感,产生的瘙痒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喷嚏,也因此从那梦境里醒来了。



支起身来,睁开眼所看到的的第一样东西是——一只被托住腋下抱起但还是一副昏昏欲睡样的三花猫。



第二眼则是抱起那只猫的人,山姥切长义。



这个事实大咧咧的摆在南泉一文字面前,宛如一颗重磅炸弹投掷在他的心头,炸的他反射性的缩了一下,却没注意到还有几只猫统统压在他的大腿上,经过午睡的两三个小时,加上这算不上轻的重量,他的腿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于是半个身子只能十分丢脸的向后倾倒,头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噗。”



仰面朝天的南泉也只能听到这声气声了,猫是绝不可能笑话头砸在地上的他的。



这声嘲笑的主人自然属于山姥切长义,银发的付丧神依旧抱着猫没撒手,举着猫在他眼前晃了两晃,脸上的笑意快要奔泻出来,但碍于手中半梦半醒的猫,终究没有笑出声。



“呀,斩猫君,和一群猫睡在一起的样子太别致了吧,明明是斩杀过猫的刀,呢。”



“啊——有点后悔吵醒你了,我应先把陆奥守的相机拿过来先拍一张的。”



“相,机?”卡在喉咙即将吐出的“你够了吧”被陌生的新名词所替换了。



“恩?那个呀,是能保存下某一时刻的景色的机器,以前在时之政...啊。”



纵使注意到他的停顿,南泉也没有为此动容,躺着暂时没有重新起来意思的打刀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你这是,出阵回来了喵?”



意识到这段尚未争吵起来的对话一时半会还不会结束,山姥切索性盘腿坐在了南泉旁边,把抱着的猫轻放在腿弯上,用出阵服的披风给盖上半只身子。



“对。”



“今天,你怎么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喵。”



像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山姥切看向南泉的脸上闪过一瞬的诧异,又变成面无表情的样子。身子却朝着南泉的方向逐渐俯下去,南泉一文字看着那张逐渐凑近的俊美容颜,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似乎一呼气,眼前的人就会被那气息吹走似的。



一双琉璃色的双眼紧紧盯着南泉,比盯上猎物的豹更警敏更狡黠,毫不掩饰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敏锐地捕捉到他眼中想逃走的慌乱,一改紧绷着的表情,眉眼弯成了微笑的幅度。




“怎么?你还害怕我吃了你?”




还没来得及反驳,那颗银色的脑袋不作一句解释就倒在了南泉的胸口上。




“喂...你!!”





南泉一文字有点乱了手脚了,今天的山姥切长义和他印象中的,遇见的,都不太一样,这样使原本就不太擅长应付他的自己更加苦手。他想要撑起身子,却迫于胸口上的重量只能躺在地板上抬起脖子勉强去看山姥切。他背对着他,以至于看不到他的确切的表情,但却能看出他似乎抱着那只三花猫。





“我出阵已经很累了啊,既然猫都....还不能让我....”



听不真切的声音传过来,一瞬间竟让南泉以为这依然是梦境,但胸口上的感触却时刻提醒他这是真实的。




行吧。被吵醒的午觉还没补完呢。



——



感谢观看我流nyanchougi

南泉长义这种一个愿打一个不怎么愿挨的相处方式就很可爱,超欠揍的长义君总是故意用斩猫的事去气喵喵刀,对方当然也不会当没事人,绝对会炸毛怼回去

然后以下略君会用一副“啊啊只是开玩笑的啦你居然当真”这种欠揍熊孩子发言结束冲突的wwwww超过分啊wwww

但是这场冲突绝不会只发生一次,其中或许会有几次,长义会被突然真理直球发言的泉喵给震惊到,有点狼狈的败下阵来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之间的互怼绝对不会真正伤到对方,明明没有商量好却意外地保持着这方面的默契的两人wwwww真好啊

你应该吃nyanchougi的三条理由:

1.他们很可爱

2.他们的cp名很可爱

3.求你了

停不下来的细谷君(ん?)

略微的窪海要素。

*写本向,按大部队称呼应该叫被本。

*傻白甜无脑向,请抛弃正剧剧情观看。


——


“我是山姥切长义,对,就是你们那位总队长殿的本歌。”


银发付丧神被一群粟田口的矮个子短刀围在中间,不过他倒是没被这些小孩形态的付丧神的热情给吓住,相反——他貌似很享受这种被瞩目的感觉。


随着他声情并茂的阐述本歌与仿品的区别,到了兴头上可谓是越说越激动,头上没被发胶定型的一缕银发,也跟着主人翘了两翘。


“不过...那个呀...山姥切桑,这样说总队长大人不会生气吗...?”


听到那个称呼后,长义甚是得意的低头看向怯生生发问的五虎退,大手一挥,放出狠话:“嗯?他敢生气?我可是他的本歌啊。”


“哇...野蛮女友的既视感......”


一旁极化归来的乱抓着贴满亮片的手机心不在焉刷着ins,极高的侦查让他捕捉到关键词后默默小声吐槽了一句。


“明明闭上嘴就是美男子,真是可惜了呢!”


比起围在原监察官周围的短刀略大一点的年长者们在不远处低声吐槽着本丸的新同伴。此话一抛出,像一颗小石子,打破了如水面般毫无波澜的午后茶会,爆出一阵热烈的辩论。


“我赞同。”


“莫名其妙的觉得很遗憾呢。”


属于他们的声音七嘴八舌的交杂在一起,短刀们在一小段嘈杂的争论之后立刻达成了统一战线。


“乱,还有我的本歌,下午好。”


刚从主公的房间里出来的山姥切国広看到一把打刀和多把短刀在一起的情景,嘴角翘起微不可觉的弧度主动上前打了招呼,一派和睦自然的情景不敢让人相信几周前的山姥切国広还是见到人群就绕路走开,自卑max属性的白布团。


“‘我的’欸。”


“嗯我听见了。”


“修行归来的总队长殿说这种话很正常好不好。”


被点到名的长义总算从与心智尚且年幼的部分短刀的交流模式转换成了见雷踩雷的莽夫模式,眼睛滴溜溜一转立即套上了他最常用的那副笑脸。


“呀,伪物君吗,居然挑这个时间来了,有何贵干?”


“本歌,打扰一下,今天是我和你畑当番,现在就去田地里吧。”


“...”


一句本能的听到畑当番就会自动回复“田地讨厌我”硬生生被极后机动高他一大截的山姥切国広堵了回去。


“我希望、本歌能来监督我。”


此话一出,配上山姥切国広那双干净、真诚,曾令无数审神者看到时政发布的图片一边大叫着“儿子你终于出息了”一边喷血倒地的绿眼睛,就算是再排斥和仿品一起种田也没有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了,更何况山姥切长义很喜欢做这份监察的工作,被捧得有点飘飘然了,几片樱花花瓣从他的头上落下,毫无疑问的,山姥切长义一口应允了下来。


“当然,我可是你的本歌,就算是监督你认真种田也是我的责任。”


“‘你的’。”


“习惯就好,我去找药研讨一瓶眼药来。”


“如果早知道...付丧神也会被虐狗...”


——


。首页注意安全,前几天转载的太太号已经炸了


先放左上右上左下右下护法伪造出与tag无关的景象吓退一些人(诶


我其实挺少放游戏截图的,但是诗人组这对太真了,真到我流泪。


我是诗人职业任务视频通关选手,嘴上说这对我死磕到底其实今天才52级(....)


接了50级职业任务,预想中一样碰到了这位嫩小伙

我:他好嫩啊(变态发言)

朋友:???怎么跟我见的不一样

我:滤镜,照亮你的美


桑松是超有礼貌的好小伙子,一出来就和和气气的对光呆问好+流露好感,本光之跑腿超爽der。



因为我是拉拉肥,所以凑近说话的时候,桑松得低头看着光呆,但是军队衣服遮住嘴巴了wwww加上人男纯真的眼神真的很恶意卖萌wwww


然后是喜闻乐见的吉德洛出场

因为进了动画才发现他是在这里面初登场的

本光之痴汉立断关闭游戏窗口

ff14启动!

最高画质设定变更!

Reshade开启!


...


...


...




......


对不起按错时机了



(请各位吉德洛沼友自动过滤莫古力)

我:他好帅啊(痴汉发言)

然后朋友さん就没有回复了wwwwwwww

没有回复了wwwwwwwww



所以你们这种情侣吵架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滚床上去和好啦!!

(诶



带着一脸姨母笑(光 之 战 士 人 设 崩 坏)我继续把剧情点过去了






然后收获了两张回想cg(f f 1 4 g a l 说)


没事小情侣的感情历程总是跌宕起伏的嘛我懂得。


在英雄救美(母 肥 双 性 说)之后



我:???你们怎么背着我就结婚了(cp滤镜过载过热警告)





一边吼着我不吃狗粮一边笑着拍结婚照的光战是屑(笑)



这里增加real度

原本想拍的是并肩的感觉

但是看到桑松低头看光呆的样子超可爱决定还是拍偷瞄

然鹅

进入观景模式卡出桑松偷瞄吉德洛的动作之后,才发现吉德洛根本不用卡动作


因为这人无法选中但是是真真的在瞄桑松




看图说话


狗粮真香


50级之前的好导师让泰尔在我们三人(ん?)启程前送了一句话


诗人组 isssss reallllll————~!!!!(破音)




到了雪都,换了衣服,情侣款,很真(强行)


为什么你们换衣服比光呆换幻化换的还勤

但是吉德洛这个挑染,是真的骚,还和背景色调配得要死

.......kuso这个充满魅力的男精


光呆被库尔扎斯的寒风吹得被嘴里的狗粮噎住了,耻辱下线。(别信)


顺便附上风情怪2hit




貌似刷屏了ww真诚致歉www

不过这位迷之人物真能打啊wwww

玩一下改图,和


捏正脸网站在这里


其实我是本写双坑


有没有研究如何与检察官进行深入情感交流的讨论组


#授权翻译# #召黑#

已利用投票驱逐了两名队员。

——

没有周而复始更新看我要死了.jpg

于是火速翻了这个短篇

但是文本还是很多,嵌字好累

但是这次我没要错授权,泪了

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翻译禁止转出LOFTER

作者推特

 

 

 

 

 

 

Ps.原作者有写召黑两人的详细设定,包括名字,但是长文本翻译无力,图中名字原文以职业简称方式翻译。而且考虑到部分人对职业私设的看法,どくらべ桑的所有作品翻译只会打【召黑】TAG。

 

图源夫人今天刚发的视频,这张动图笑死我了